薯条变土豆

吃不下了

【边兴】喂,下雨了(二)

/啊写得又烂又拖拉
/OOC就不用我讲了大家都看得出来





-
隔天早上,边伯贤发现外面正滴滴答答下着雨。雨滴落下的声音变成了一个个音符,组成了一首曲子,落在屋檐上的雨是主旋律,而落在地上的雨则成了harmony。边伯贤坐在床上,拉开了厚厚的窗帘,盯着沾满水滴的窗户发呆。



过了接近五分钟,他才恍然发现自己要迟到了。洗漱后,来不及吃个简单的早餐,他就拿了书包准备出门,临走前,他看了眼笔记本,还是把它拿上了。



到了楼下,边伯贤却盯着自己的洁白的校鞋发了愁,最终还是决定就这样去学校。



到了学校时,白鞋早已布满污渍。边伯贤认命地叹了口气,收住了伞,又想起那位“鬼先生”。鬼先生是不是又会踩上湿粑粑呢?随后边伯贤又摇摇头,自己真是多想了,对方和自己又不在一个国家,谁知道那边下雨了没。



此时,张艺兴因为早上赖床晚了几分钟,匆忙出门后忘了带书,正迫不得已地拿起唯一像书的物件——笔记本,阅读。



看到两天前自己和他的“对话”,张艺兴撇撇嘴。



那个人今天会不会又倒霉地摔了个跤呢?想到这里,张艺兴不禁偷笑起来,肩膀一耸一耸地,还得抑制自己发出鹅笑。



张艺兴不知道的是,旁边洞察一切的班主任正在摇头叹息,“怎么好好的孩子就傻了呢……”当然,张艺兴如果知道的话一点会恨不得把头埋到地下去的。实在太丢脸了。



笑够了张艺兴才想起现在还在人多的地方呢,就装模作样地咳了几声,低头看“书”,好不正经。



“那个同学,对就是你,不要看了,就是你!站起来!名牌呢?”



“那个,没有书,站起来!”



哎呀,又在抓人……张艺兴心虚地把头埋地更深。求求你,别叫我别叫我……



“那个头埋着的同学,站起来”



不站不站,不信你还走过来,略略略。张艺兴这样想着,装不知道。所幸他们班主任不管这些,不然早就被拎起来了。



张艺兴来不及得意,就看到了眼前出现一片阴影。



“起来”



啊……真是幸运的一天。张艺兴用自己的表情充分表现了面上笑嘻嘻,心里mmp。



结果就是张艺兴要放学留一个小时。



而边伯贤也没有多幸运,他离踏进校门一步,仅仅一步的时候,门关了。接着便听到了自己最不想听到的。



“这位同学,迟到了,前面登记一下自己的名字、班级还有编号,把手机交给我们。”



就差一分钟不到啊一分钟,我去哪里哭啊……然后,就这一秒钟的时间,边伯贤先是踩到了鞋带滑倒,后来起身的时候又踩到湿湿滑滑的地板。就这样,他华丽丽地跌倒了,并且左手骨折。



过程吗?当然是摔倒了以后被同校的人先是扶到了医院再送到医院啊。边伯贤用右手盖着自己的脸,真是,丢脸死了。



我跟雨天一定有仇,他愤愤地想到。



手臂包好了,边伯贤又被送回学校了,并没有高三狗左手受伤就可以被送回家的奇迹。



“灿烈!泡菜鱼!喂!别假!”“钟大!钟大!”



边伯贤发现自己总算是看清了他和朴灿烈金钟大的塑料兄弟情。友尽吧朋友。



“我给你手臂签个名呗”金钟大搬了个椅子跑到了边伯贤的桌子前,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说。



“滚滚滚”边伯贤好不容易熬到下课,心里烦着手臂的事情,也没心情搭理塑料兄弟,毕竟他——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已经看清了这些兄弟的真面目了。哼!边伯贤朝金钟大翻了个白眼。



“行,我找旺仔去了啊”金钟大对边伯贤挥了挥手。边伯贤本来想挥回去的,但是想到自己可怜的手就放弃了。



“我、今天、倒了大、霉……”张艺兴在留校的时间拿出本子,一边讲,一边写写写。



【5月7日 大雨。
我跟你说,我今天倒了大霉,我早上没带书,被罚留在学校一个小时。
你有没有摔到啊?】



张艺兴鬼使神差地拿出了本子,就连他也不明白自己干嘛要跟别人分享这件事,特别是通过一个诡异的笔记本。可能是太无聊了?他给了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然后张艺兴就一直等一直等,回家了也没收到回复。不会真摔倒了所以生气不回复吧?张先生越想越有可能,毕竟自己的乌鸦嘴有时还是挺灵的。比如上次俊勉去滑雪,自己和他说不要找不到回宿舍的路了,结果他还真的迷路了。还有一次,自己和李阿姨说一定要小心路上的坏人,可能会被抢包,结果,李阿姨的包被抢了。说起来,李阿姨现在还生着气呢。



事实证明,这次的事件不是张先生的乌鸦嘴造成的。



【你倒霉?我才倒霉呢!】



【诶你说说怎么了】



【不说!】



【说说嘛,诚实的孩子有糖吃】



【不说,丢脸。】



【说说嘛……
你,是不是摔倒了?】



【是ಥ_ಥ】



【哈哈哈x10
我就知道!】



【笑什么!我都骨折了】



【哦】



【哼,我生气(。 ́︿ ̀。)不要哄我!】



【没哄你】



【我真的伤心了(。 ˇ‸ˇ 。)】



【呼呼就不难过了】



【呼呼?】



【哎哟喂,就是吹一吹,我妈小时候都这样哒】



【哦,那我不生气了哦(^∇^)】



张艺兴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这么爱用颜文字。他想了半天,得出了结论:对方一定是个倒霉需要关爱的萌妹子!妹子!张艺兴顿时感觉超开心,是吃了好几盘辣椒炒肉、零食的开心!



等、等等……边伯贤?张艺兴翻到了笔记本他们交换姓名的地方。他突然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边伯贤,怎么可能是女生的名字啊?呜呜呜,果然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那边张艺兴如何失望,这边边伯贤却拼了命想象对方的样子。根据他的推理,对方极有可能只有十二至十六岁,不然一个成年人怎么会说“呼呼”这个词,同时。他也排除对方小于十二岁,因为对方尽管幼稚,但明显也不可能那么小就可以使用一个疑似灵异的笔记本和另一个人聊天。



“咦”



边伯贤摸遍了口袋,又摸了摸书包,最后又在房间里找了找。



“啊!我手机呢!”



路过边伯贤房间的边妈妈听到了边伯贤在房间鬼吼着些什么的时候,摇了摇头,并和边爸爸分享了他们儿子的愚蠢事迹。身为作家的边妈妈还想把这些事整理起来,以后出本书,呃,就叫《没事不要养儿子》吧。边妈妈想到这,心满意足地打开了电脑码字。



介于边伯贤晚了一天才来拿手机,纪律老师决定让边伯贤留校时间双倍,不管边伯贤怎么讨价还价都没同意减时间。于是,边伯贤在笔记本上写了一大堆牢骚,从学校老师多么死板写到学校多么抠门,连班里坏掉的窗户都不修。

-
昨天写到白白迟到今天我就迟到了,手机差点拿不回来,明天还要留校ಥ_ಥ

来吧给我多多的喜欢!爱你!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