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条变土豆

吃不下了

【边兴】喂,下雨啦

/预计会比较长
/生贺!祝蕾蕾最爱的弟弟生快!
/OOC都是我的锅
/将就看哈,不要脸地求红心蓝手评论谢谢


-
“喂,下雨啦”金钟大一巴掌拍在了边伯贤的背上。



“嗯,走吧”边伯贤拿起书包,往教室门口走去。



“唉,你最近怎么了,转性了?失恋了?考砸了”



“没事,你想多了”边伯贤转过头去,给了金钟大一个招牌笑容,露出了标准的八颗牙齿。



他听到身后的金钟大啧了一声,又听到向这而来的脚步声,随即,自己的背上突然感觉重了一些。



其实,边伯贤最近是有点事让他心不在焉的。不不,不是青春期的忧愁,也不是金钟大说的那些事儿,就……就他觉得自己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边伯贤拿出了他追求者塞进他桌底的小小笔记本,想着明天给人还回去,却又苦于不知道人家叫啥,只知道人家是个同年级的女生。



想着想着,他觉得不如翻开来看看,万一有些什么呢。



果然,里面写着些东西。



【5月5日 小雨。
今天真是有点倒霉了,出门的时候踩了一坨湿粑粑。
不开心。】



望着黑色横条线上的那歪歪扭扭的字,边伯贤不禁感叹道,这个女生的字,还真是……特别。



边伯贤想,人家都写了什么了,不回也不好,便附身从床上拿出书包,掏出笔袋,拿出自己最常用的蓝黑笔,拔掉笔盖,埋头苦写。



【5月5日 小雨。
你好,真的很谢谢你给我的礼物,但是我觉得我还是 应该将它还给你,不过你的心意我收到啦!不过看了 你写的东西,我告诉你,我今天出门的时候摔了一觉呢,手上还流血了。怎么样,比你更惨吧?所以不要不开心哟!】



写完,边伯贤把笔盖盖好,就大喊一句“妈,我饿了!”便离开房间去了厨房。



可,真正让边伯贤害怕的还是笔记本里后来出现的内容。



晚餐过后,边伯贤从纸巾盒中抽出一张纸,擦了擦嘴边红烧肉的油汁。他回忆起刚刚的红烧肉,瘦肉细嫩肥肉软糯,酱汁粘稠而甜,一块肉夹进嘴里,入口即化,让人欲罢不能,再配上饱满晶莹的东北大米,真是令人陶醉啊……



想到这些,边伯贤不禁舔了舔嘴,又想到把这些写在笔记本里。因为边伯贤作为文学系学生,还是很喜欢书写的,也不介意给一个有眼光的小姐姐分享自己的生活。



接着他便打开了笔记本。可接下来的一幕可真是让他惊呆了。



【你是谁!为什么用我的笔记本!】



边伯贤一阵心悸,他缓缓回头查看房间。



他怀疑是有人故意恶作剧,可是巡视一圈,都没有发现任何特殊痕迹。



他感到头皮发麻,全身的毛孔似乎都收缩了,冷汗从中流出。等到他反应过来时,自己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另一边,张艺兴同样心惊,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日记本上会有其他人的笔迹,这实在超乎张艺兴的想象。他充满疑惑地写下一行字,心里期待着不要再有奇怪的字迹出现。



过了许久,张艺兴也没看见异样。虽然没有合理的解释,但张艺兴还是安慰自己,上了床睡觉。



边伯贤想了很久,决定先不把这本子还给女孩子,然后他就华丽丽地失眠了,今天早上还被几个好友嘲笑变成了个熊猫。



-
“钟大,这世界上有鬼吗?”



“嗯?”



“哦,没事。”



边伯贤把话问出口后才觉得自己愚蠢,他和钟大都高中了,怎么可能会认为世上有鬼。



自己真是魔怔了。



当天晚自习的时候,边伯贤悄悄找了个角落,翻开笔记本。笔记本和昨天一样没有变化。



他拿了笔。



【我不管这是不是恶作剧,如果是的话请你立即停止,不是的话就请告诉我你是什么人】



接着便跟心里有鬼一样,急急忙忙地关上了本子,塞进书包,又把历史书拿出来,装模作样地翻了几下,心里依旧想着笔记本的事。



边伯贤目前还是偏向于有不干净的东西,不然家里人也不可能这么整蛊他,就算有,字迹也不可能变得这么……丑。讲人家字丑,边伯贤心里不好意思地给“鬼先生”道了歉。



鬼先生,肯定不知道自己死了吧?边伯贤想,心里不免为它感到难过。



边伯贤盯着钟,每过了十分钟他就拿出笔记本看一看。



也不知道鬼先生是在外游荡没看见,还是故意没回复。随着时间的流逝,边伯贤嘴角不停地向下弯。这种好奇真相却又要苦苦等着的感觉像极了以前边伯贤追剧时边追边等的心情。啊,好着急啊,鬼先生什么时候才会回复?



不对,鬼先生不会是灵魂消散了吧?边伯贤越想越觉得就是这样,毕竟边伯贤看的那么多灵异小说里,孤魂野鬼是会慢慢消散的!除非,鬼先生有特别强的怨念,并且没有被牛头马面带走。直到下课铃响之前,他想的还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甚至把“鬼先生”的前世今生都想了出来。



不想了,回家回家!“钟大,明天去学校附近新开的奶茶店哈!”边伯贤和好友约好就心满意足地回了家。



张艺兴回到宿舍的时候,看到了桌子上的笔记本,竟然生出了想要翻看的想法。真是邪门,怎么会有其他人在笔记本上写字呢?张艺兴不禁怀疑是自己最近太累了而产生了幻觉,又或是……自己有了另一个人格?



张艺兴实在有点好奇,便坐在桌前。他回想起了这本笔记本的来源,咦?好像是个女孩给的吧……这时他的手已经翻开了本子的封面,布料的质感让他十分喜欢。



-
我是谁?张艺兴读完了对方写下的内容,只觉得对方的语气很冲,也有点生气了。



【才不告诉你我是谁!略略略!自己想去吧!】



这时,无时无刻盯着本子的边伯贤就看到了这些酷似小孩子的字一笔一画地在米黄色纸上出现。



读了这些字,边伯贤开始认为“鬼先生”其实是个小孩子了,这也说明,自己之前脑补的那些戏码全部作废。什么古代秀才爱上公主求爱不得被打死的、民国军人在沙场战死而无法与妻子永远别离的故事全部都是假的。



啊蕾,莫名伤心呢。他撅起了嘴。


他拿了笔写字。


【你是小孩吗?】



【才不是呢,你才是】



【你叫什么?】



【你叫什么?你说我再说】



【边伯贤。】



【张艺兴】



【那你几岁?】



【过完生日十八】



【我今天正好十七诶!】



【哦,那么我们同岁?】



【不祝我生日快乐吗?呜……】边伯贤发挥出了平时自己自来熟以及不要脸技巧来换取这位“鬼先生”的祝福。



【生日快乐】



【谢谢!你是哪人呀?】



中国长沙,张艺兴在心里默念,但是还是决定不要把身份信息全告诉对方。



【新加坡】张艺兴绞尽脑汁才想到了用哪个国家。



【我是中国人耶】



【晚了,我先睡了,不聊了】张艺兴实在困了,明天还有测验呢,不想和这个不知道是谁的人说话了,匆匆用一句话结束了这个“跨国聊天”。



“哦。”边伯贤看着笔记本上的字,有点不开心,对方好像不想和自己聊天交朋友呢……哎?不对呀!还没搞清楚对方是人是鬼呢!边伯贤敲了敲脑袋,带着懊悔去洗了澡,结束了这一天。



TBC.

我长了!是真的长了!感动!

救救孩子吧,请灌输我多多的爱(´▽`)

爱你们哟!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