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条变土豆

吃不下了

白邮差小脑洞

我走到哪里,都会有人问我的名字。

“你叫什么?”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我有多有名,只是单纯地好奇而已。

我不想说的,因为我不想对他们撒谎,用虚假的名字,虚假的身份。不过我没有其他选择,我生下来就是个骗子,而且我并不认为我记得我自己的真名。

或许是因为下雪的原因,天空是灰白的。

他变成了它。

但愿这恶心的红色液体不要溅到我的身上,这可是最后一件体面衣服了。

我把它埋进了雪里,但愿来年春天有人会发现这个可怜的家伙吧,我似是同情般地摇了摇头,还皱了皱眉头,却还是在下一秒嘴角上扬。

再见了,好伙计。

我把铲子丢在一旁,挥了挥手。想想我也用了它好几年了,还真是有些舍不得。

铲子掉在雪地上,发出刺耳的噪音。

我踩在地上,脚下四处散落的树枝发出咔擦咔擦的清脆声音。这八成是哪个清洁大叔扫了大街后懒得丢掉的树叶吧。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