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条变土豆

吃不下了

潘多拉的盒子


01
你走进了咖啡店,一眼就看到了悠闲地坐在沙发上的他。

你摇了摇头,看到他穿着睡衣,打扮了两个小时的你不免有些颓败。

你往他那走去,粉红的高跟鞋踩在木头地板上,发出了塔塔的声响。

你看到他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有些不解,“怎么了?”你问。

“没事”他的肩膀一耸一耸的,显然还在笑着什么。

“哎呀!到底干嘛!”本来装作温和淑女的你破了功,变得急躁极了。

果然碰上这个人,我就不对劲,你这么想着。

“好了,和你谈谈正事吧”眼前人一瞬间恢复了正经的模样。

“领证吧”

“……诶?你确定吗?”还沉浸在刚才他在笑什么的你,先是缓了一会儿,才明白他在讲什么。虽然并不是很意外,但你提出了疑问。

“万分确定,所以,美丽的小姐,你愿意成为我的妻子吗?”他调皮地眨了眨眼。

你被撩到了。不得不说,这个人真的很好看,松软蓬松似棉花糖的棕色卷发,漂亮而无辜的下垂眼,粉粉嫩嫩的嘴唇。明明是同样的下垂眼,偏偏他的却是那么好看。你再次在心里给他的外貌条件给了100分。

不过他说的可不是爱人。

-
看着手里的小红本,你还有点儿恍惚。

忆起一个月前,被迫去相亲的你和相亲对象约在了那家你常去的咖啡店,本来想和对方打个招呼就直接离开的你,看了对方的脸,严重颜控的你把嘴边的话吞了下去,乖乖地坐下了。后面,你和他聊开了,才知道他是这家咖啡店的老板,不过之前出国了。

“你知道吗,我们那次相亲,我还以为你是个骗婚的”你突然对着正在开车的他说道。

“啊?为什么呀”

“太完美了呀”

你当然没有错过他回答你之前的那一瞬间不自然。

你垂下了头,不再发言。

果然先动心的人,最卑微。

-
举行完了婚礼,你累得瘫软在床上,“喂,我说,搞得这么麻烦干嘛,我都累死了”

“哎哟老婆大人,这可是婚礼啊,怎么能马虎”

你看向他的眼睛,尽是玩笑之色。

过分。

太过分了。

你不自觉地鼻子一酸。

“能,和我说一下你的故事吗?”你问。

他的存在就像是蛊惑人心的潘多拉魔盒,明知不该,却还是想靠近。

即便会像飞蛾扑火般,遍体鳞伤。

你听着他和你缓缓道来的故事,眼泪再也忍不住,啪嗒啪嗒地掉在了洁白的婚纱上。

“不过都已经过去了”他轻拍着你的背。

哭累了,你终究还是抵不过困意,沉沉睡去。

-
那天过后,你们都默契地没提那天的事。

仿佛一提,就会迎来灾难。

-
你站在他以前的大学门口,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

“加油!”你给自己打气,踏进了这个充满生机与活力的校园。

-
回到家,你把你那双高跟鞋脱下,精疲力尽。

“老婆~回来啦!”听到他这个嗲嗲的声音,你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奇怪的恶趣味。

“嗯……你先去睡吧,我整理一下学生们的作业”

“好”他转身离开。

你看着红肿的脚跟,想起那个他。

真是,呵呵。你自嘲的笑了笑。

怎么办,好累啊。

总感觉坚持不下去了。

-
离婚吧,你这么对着他说,潇洒地摔下离婚协议书,不去听他的声音,就此离去。

你回到了爷爷奶奶的家,脱下高跟鞋,换上了又丑又土的平底鞋。

你突然释然了。

你看着简陋房子外的柳树,笑了起来,发自内心的。

眼泪却也一直从眼眶流下,划过脸颊,留下片刻的温热。

你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呼出了一口浊气!”你对着柳树的方向大喊,像是又回到了小时候,那个中二却不缺乏勇气的你。

“呀这丫头,吓我一跳!回来怎么也不讲”爷爷奶奶都回来了。

真好。

真的好。

End.

其实这个本来是要是兴你还有边兴的,结果写着写着就不是了,先是变成了贤你,然后就完全脱离了。
随便看看吧,就当练习。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