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条变土豆

吃不下了

【边兴】雨声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随便看看吧。 

01-09读的是张艺兴的故事。 

09-01读的是边伯贤的故事。


01
他喜欢雨滴滴落后发出的清脆响声,却也讨厌着雨水的存在,这并不矛盾,他想。

不知道上次那个小家伙怎么样呢?呵,他轻笑一声,真是越活越过去了。罢了罢了,老了,这样也好。他轻轻靠着窗户,聆听着这片刻的宁静,冰凉的玻璃贴在脸上,渐渐沉睡,只是不想,这一觉,睡了他一辈子。

02
这是个充满离别的世界,可惜我们都不擅长说再见。握笔的手上布满了皱褶,无时不刻提醒着他什么。他放下了精致的钢笔。果然人老了容易多愁善感,他感叹着。他们都老了,也都走了,把我这个孤零零的老头子留在这。背信弃义的小人们。

在充满木头味道的书房里,七旬的老人,独自坐着。不知道哪儿来的水滴落在了老人深蓝色的西裤上,湿了衣物,也湿了心。

03
“滴答……滴答……”他调整了摄像机,捕捉完美的画面。

重新坐在木头椅子上,这种木头的味道让他感受平静。手哆哆嗦嗦地打开了信封,封好的边缘被小心翼翼地撕开。

这家伙,连葬礼都办的热闹,真是,过分。

他拿出了深藏衣柜里的一套西装,穿好,拿出了老旧的皮鞋。

果然你只有这时候,才安静地下来啊。他盯着黑白照片上丧着脸的他,不过还是很闹腾,谁葬礼的照片这么拉着个脸。

这是这个月的第二个葬礼,他记在心里,想着自己什么时候离去,又会有谁参加、祭奠。

04
今天五十大寿,开心就行!那人还是笑着,几十年如一日,不曾变过。


05
累吗?他问。

不累,为了家里怎么都不累,那人回答道。今晚加班,没法给你庆祝生日了。

不打紧,他回话。

你说,我要是哪天过劳死,我办个什么样的葬礼啊,那种黑白的太土了,人死嘛,热闹一点也好,不然多惨啊……反正我葬礼跟别人反着弄,做个传说,嘿!

什么呀,才四十你担心那个干什么,他有点恼怒,这事儿怎么能开玩笑呢,这不咒自己呢嘛。

呀!下雨了!白熙和她妈妈怎么办呀!今天家长会来着……我得去送伞,帮我看着点,让老板知道可不好。

真是的。

06
之前公司面临危机裁员,没裁掉自己,说明工作基本稳定了,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不知道他那儿怎么样。

食指有规律地敲打着木头做的桌子,他拿下耳机,听着雨声,整理了自己乱放的纸张。这下得升职了吧……

百无聊赖之际,人总爱胡思乱想,思绪乱飘,飘到某个时光,某个地点,某个人。

07
阴天。

连心都变得沉甸甸的,仿佛是一张被侵泡已久的抹布,能挤出水来。

或许。

他任凭雨水打在他身上,把他淋湿。

或许我应该先告诉你的。

地上的血迹渐渐凝固,变色,成了漂亮悲哀的深红。

还好,你还在。他跪坐在地,膝盖被坑坑洼洼的水泥地磨出了血,诚挚地把手放在心口,右手的小拇指缺失。意识连同远处救护车的轰鸣变得模糊不清,身体终究还是倒地。

就让我把所有心思埋葬,把自己摆在正确的位置。

08
十七岁,花一般的年纪,论爱,似乎太早。他觉得自己喜欢上那个转学生了,像光一样的他。

真好,我们是朋友。

真不好,我们是朋友。

一起考同一个大学吧?他说。

好。

09
我爱了他一辈子。没有人知道。——边伯贤


-
这不是一个故事,却又是一个关于错过的故事。


评论(1)

热度(18)